快捷搜索:  热搜  内幕  杜兰特  会议  三款  有雾  趋稳  重构

usdt支付接口(www.caibao.it):疯狂的特斯拉,“镇定”的造车新势力

2020年,是造车新势力无比疯狂的一年,头部崛起的路上,是曾经的追梦者们留下的各处尸骸。

作者 | 不二

泉源 | FN商业(ID:FN-24H)

2021年元旦,特斯拉突然放大招:正式开售国产ModelY,价钱最高直降16.51万元。

降价新闻宣布后,有小道新闻称ModelY 订单数目在10小时内跨越 10 万,虽然特斯拉内部人士对此给予否认,但也同时示意:“ModelY 的预订和试驾都异常火爆,试驾要等到两三个月后。”

不仅线下门店“人满为患”,线上官网也一度被挤崩。1月1日午间,访问量激增导致特斯拉中国官网的订单页面溃逃。随后“特斯拉客户支持”微博账号发文示意,由于访问量激增,暂时无法刷新,需要稍等片刻。

1月2日晚间,特斯拉还宣布了2020年整年汽车销量:整年累计交付499550辆电动车,较2019年的近37万辆增加了36%。

此外,特斯拉宣布ModelY量产已经于上海超级工厂启动,预计能短期内交付。

交付数据宣布之后,特斯拉CEO埃隆・马斯克(Elon Musk)在推特上庆祝。他示意,在特斯拉初期,曾以为特斯拉只有10%的机遇幸存下来。

但现在,特斯拉不只“幸存”下来了,而且站在了新能源汽车甚至整个汽车市场的漩涡中央。

双刃剑

特斯拉ModelY定位于中型SUV,是继Model 3之后在上海超级工厂投产的第二款车型,与Model 3基于同平台研发,二者共用零部件率可达75%。

特斯拉方面示意,ModelY采用了新的底盘一体化铸造成型手艺、新的热泵空调方案,产物力比Model 3有所提升。

早在国产ModelY项目启动时,马斯克就曾展望这款车的需求将跨越特斯拉其他车型的总和。

而据特斯拉官网新闻,即将最先正式交付的国产ModelY长续航版起售价为33.99万元,ModelY Performance高性能版起售价为36.99万元,与此前宣布的48.8万元和53.5万元售价相比,划分下调14.81万元、16.51万元,降幅极为夸张。

哪个市场最爱SUV车型?

中国市场。

据CIC讲述,从2016年到2019年,中国SUV销量以1.5%的复合年增进率增进,渗透率从38.9%增加到45.4%。从2020年到2024年,SUV的销量预计将继续以3.9%的复合年增进率增进,到2024年将到达49.2%的渗透率。

超高的渗透率配合重大的人口基数,不是现金池,而是现金海。

特斯拉ModelY疯狂订价的意图十分显著,剑指造车新势力,继续抢占中国市场。

2019年12月28日,蔚来EC6在NIODay上首次亮相,这是蔚来第三款量产车型。

这款车型曾被视为造车新势力应对特斯拉ModelY的最终武器,此前并没有哪款车型,在产物定位和售价两方面都与特斯拉的产物无限靠近。

EC6与ModelY同样作为轿跑SUV,划分是两家企业连系了手艺研发与量产能力的巅峰之作。

面临特斯拉的竞争,蔚来很郑重,并没有就地宣布EC6售价。

2020年头,Model Y宣布预估价,ModelY长续航版48.8万元,ModelY Performance高性能版53.5万元。

2020年7月,蔚来在成都车展上宣布了EC6的售价,推出运动版与性能版共计6款车型,官方指导价钱为36.8-52.6万元。

10万元左右的价钱对比,蔚来希望以“性价比”优势争取市场份额。

但特斯拉直接就是王炸,ModelY反而在性价比上显著占了优势。

由于在续航里程、充电速率、加速性能和自动驾驶功效等方面,ModelY都占有微弱优势,加上更低的售价,纵然不算降维袭击,也是字面意义上的降价袭击。

1月3日,蔚来公布二手车营业,蔚来汽车团结首创人秦力洪在公布会上回应降价问题时示意,蔚来EC6不降价。

小鹏汽车董事长何小鹏也在朋友圈示意,“这一次友商在元旦的降价我们挺有信心,连内部电话会都没开,降价已经证实仅仅是营销方式而已,而且还肯定是双刃剑。”

价钱战确实是双刃剑,但被迫应战的人,无论是否接招,也同样有利有弊。

国产化

ModelY的降价,并不是特斯拉首次在海内市场降价销售。

2020年1月,国产版Model 3批量交付,直接降价到29.9万元。这是国产特斯拉首次获得自主订价权,中国市场在特斯拉全球版图中的重要性发生质变。

2014年,特斯拉下定决心进入中国市场,遵照全球统一售价原则,但始终面临售价过高的质疑。

由于是在美国生产,跨洋运输不只成本高,而且交付极慢。彼时,蔚来、小鹏、理想等造车新势力加速推进量产,特斯拉在中国市场寸步难行。

2015年3月,马斯克在博鳌自动透露三年内有望在华设立工厂和研发中央,这是特斯拉本土化战略的第一步。

一方面,特斯拉美国工厂的量产设计推进受阻,加州工厂经常会泛起故障停摆,而中国市场上有竞争力更强的劳动力优势,能尽快解决特斯拉迫在眉睫的量产难题。

,

欧博开户网址

欢迎进入欧博开户网址(Allbet Gaming):www.aLLbetgame.us,欧博网址开放会员注册、代理开户、电脑客户端下载、苹果安卓下载等业务。

,

另一方面,在华建厂将极大缩减人工与运输成本,成本缩减意味着售价降低,价钱不再是特斯拉开拓中国市场的桎梏。

据摩根士丹利的剖析显示,上海超级工厂的人力成本,仅为加州弗里蒙特工厂的1/10左右,这样的现状可以将特斯拉的利润率提升30%以上。

疫情时代,新能源汽车市场加速洗牌,在华建厂的优势被无限放大。

美国三大工厂关闭的同时,在中国上海,特斯拉超级工厂却成为了首批复工的企业之一。其于2月10日最先马力全开,产能很快恢复到了疫情前的水平。

2020年上半年,新能源汽车市场的乘用车销量半年仅有31.3万辆,同比下滑44%,新能源汽车市场遭遇“十二连降”(即月销量延续12个月同比下滑)。

但特斯拉二季度全球交付量逆势上涨2.6%,在上海工厂生产的Model 3下线后,特斯拉延续三个季度实现盈利,连任全球新能源汽车月度销量冠军。

究其根源,一是上海工厂产能拉满保证需求,二是改变计谋降价换量。

与此同时,造车新势力也在加速追赶。

2020年12月,蔚来交付量突破7000辆,延续9个月实现同比翻番。整年累计交付量到达43728辆,同比涨121%。

2020年,小鹏汽车累计交付新车达27041辆,同比上涨了112%,跟蔚来一样跨越了100%。

2019年12月才最先正式交付的理想汽车,2020年累计交付量达32624辆。

也就是说,只管疫情时代销量大幅滑落,但新能源汽车市场潜力仍在,而特斯拉虽然稳稳压制国产造车新势力,但差距已在逐渐缩小。

对于“价钱战”,造车新势力与特斯拉接纳了截然相反的态度。

造车新势力的重心在于老用户,一旦产物大幅度降价,对于此前以相对较高价钱买车的用户而言并不友好。

特斯拉则意在新市场,通过降价吸引新客户,迅速开疆拓土,扭转特斯拉以往的“高价”形象。

此外,天风证券曾公布研报示意,现阶段特斯拉需要快速放量积累数据,从而完善其自动驾驶与软件系统,最终形成特斯拉生态。因此,特斯拉很可能继续执行ModelY降价计谋。

在软件系统方面,特斯拉已经感受到了另一波“造车新势力”的压力。

克日,有媒体报道,百度正与吉祥、广汽、一汽等多家车企团体接触,洽谈设立合资公司的可能性,或将通过与车企互助直接进入造车领域。

早在2017年,百度就成立了自动驾驶部门Apollo,重点举行自动驾驶手艺的研发。

2019年5月,华为旗下智能汽车解决方案BU公布了全栈智能汽车解决方案品牌――HiCar,包含了1个全新的盘算与通讯架构和5大智能系统,显著是要成为车载系统领域的“安卓”。

此外,造车新势力只是新能源汽车市场上的部门玩家,造车行业的主力军仍是传统车企的自主品牌或合资品牌。

动员者

特斯拉开启价钱战,对海内电动汽车市场而言并非全是“噩耗”。

其一,特斯拉从来就不是完善的电动汽车品牌,否则无需云云大幅度降价。

特斯拉一直都有软肋。产能永远跟不上销量为人诟病,“最好的服务就是不需要服务”的售后模式也并不值得标榜。

更何况,马斯克的个人风格深深地刻在了特斯拉的基因里,相比于代步车,特斯拉的产物更像是对前沿科技的探索,探索意味着未知,未知意味着不稳定。

其二,这个行业里,永远没人可以独占市场,任何一家企业做好自己都有出头之日。

特斯拉和造车新势力们在同时做同样的事情:扩展市场。不仅仅是拓展自家产物的市场,另有整个新能源汽车的市场。

特斯拉降价袭击,最直接的效果就是短期内竞争加剧,竞争会带来市场活力。

造车新势力们“不降价”的统一口径自己就很说明问题,这种竞争并不会对其他新能源车企造成无法扭转的危险,反而会促使各家企业苦练内功。

在去年特斯拉Model 3降价时,李斌就曾说过,“这有点残忍,但竞争充满兴趣。”

更何况,国产新势力的首创人和员工中,有不少是受了特斯拉的启发才进入互联网造车行业。他们与特斯拉贴身肉搏,但也必须要认可,特斯拉开拓了这个市场,也让投资者们看到了新能源汽车的潜力。

2020年,蔚来汽车在4月拿到70亿融资后,又获得了中国建设银行(601939,股吧)等六家银行的104亿元综合授信;理想在6月初完成美团领投的5.5亿美元D轮融资,并宣布IPO;小鹏也紧随其后,在7月完成C 轮融资后开启IPO。

此外,特斯拉在中国市场上接纳“持之以恒的降价计谋”,所实现的客观效果一定是目的人群在差别收入群体之间的向下跨越,等于是自动让出了部门高端市场。

特斯拉用了几年时间所做的市场教育,将在量产能力难以企及的部门空缺中,给其他企业留出增进的空间。

只要产物站得住。

结语

2020年,特斯拉股价整年涨幅769%,马斯克本人财富增加了近1400亿美元。在宣布Model Y降价的新闻后,2021年首个买卖日中,特斯拉股价再创历史新高,市值首超7000亿美元。

同样在2020年,蔚来汽车整年累计涨幅跨越1112%,市值接连逾越宝马和戴姆勒公司。理想汽车和小鹏汽车划分在7月和8月先后上市,半年内市值最高涨幅也都跨越400%。

2020年,是造车新势力无比疯狂的一年,头部崛起的路上,是曾经的追梦者们留下的各处尸骸。

2021年的第一天,疯狂加倍。


本文首发于微信民众号:FN商业。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和讯网态度。投资者据此操作,风险请自担。

(责任编辑:李佳佳 HN153)
发表评论
诚信在线声明:该文看法仅代表作者自己,与本平台无关。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