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  热搜  会议  内幕  三款  杜兰特  有雾  趋稳  重构

琼瑶发长文哀伤丈夫:永别了!我爱!

  新浪娱乐讯 琼瑶老公、皇冠集团开办人平鑫涛卧病多年,本日被家人证实已在5月23日病逝,享年92岁。琼瑶在个人社交平台发文哀伤。文中她回忆了自丈夫因尿毒症入院以来的三年日子,感叹:“鑫涛,你脱节了!我,也放下了。从今以后,我要活得快乐,帮你把过去三年多的痛苦一起活回来。”据悉,2年前琼瑶为了是否替平鑫涛插鼻胃管,跟继子女意见不同,曾引发家人互相指责。

  以下为琼瑶哀伤全文:  

  亲爱的鑫涛:

  本日,(2019年6月4日)我带着我的儿孙,跟你的儿孙,我们一起遵照你生前的指示:“我走后,请不要发讣文,不要公祭,不要任何追悼仪式,不要收奠仪,不要做七……”以及你对丧葬的指示:“请将我在最短时间内火化……然后用洒葬方式,把我的骨灰洒到任何山明水秀的山林里,万一不能洒葬,就用树葬……”我们一一遵守,只是,因为树葬区人满为患,我选择了我本人的方式,花葬。所以,我们在阳明山的“臻善园”,我和你的儿子,郑重的将你的骨灰,放进了花葬的墓穴。我带了一篮牡丹和玫瑰的花瓣,捧了一束你生前最喜欢的黄色小蝴蝶兰。我把花瓣洒在你的新塚上。虽然这不是花葬的礼仪,但我知道你爱花。

  “三拉拢恨,二分灰尘,一分流水。细看来,花落花飞,点点都是离人泪。”我改了苏轼的《水龙吟》,洒花时,不停在心里默唸着。你的儿孙和我的儿孙,都心平气和的团聚在一起,详和的看着我洒花,最后,因为天气太热,我本想一片片扯下的蝴蝶兰,就整束的放在你的花塚上,在花瓣翩飞中,终于让你诗意的长眠了。

  我是从“高雄行”回到台北,才知道你又发烧了,大家怕影响我在高雄的活动,把你发烧的讯息隐瞒了我。何况你插管维生之后,三年多来,你曾数度发烧,在抗生素的治疗下,也都度过了危机。所以连病院都没有认为很危险。我还写了我的脸书,细述我的高雄之行。5月8日早上11点多,我忽然得到消息,你已经进了“加护病房”。我猝不迭防,心痛万分。立刻直奔病院去看你,当时你虽然在许多维生仪器困绕下,情况还好。5月9日是我和你成婚40周年纪念日,我再去病院,和你共度了一个“相对两无言,默默不得语”的成婚周年。那时,我依然认为,有这么多医疗器材接济你,你还是会回到普通病房的。可是,在我内心深处,不停有个声音,在反复低语:“鑫涛,放手吧!不要再被这些管子和器具熬煎了!”

  然后,你在加护病房里,时好时坏,我每天提心吊胆,停下手边所有的工作。5月23日那晚,我正在吃晚餐,刚刚吃了一口饭,病院打电话来说,你的情况急转直下,也许要走了。我放下饭碗,和中维、可嘉、淑玲立即赶去病院。你的女儿平珩已在加护病房里,其别人都还没赶到。我直接走到你的床头,看到你罩着一个“人工苏醒球及面罩”,两位护士小姐正在用手轮番捏着那球,把氧气挤压到你的口鼻中。旁边的监视器上,你的心跳、呼吸、血压……等数字不规则的跳动着。我看到那透明的面罩下,你张大着嘴,费劲的呼吸着,每一口气,都好像用尽了你的力气。我知道你终于要拜别了。你不要的插管维生,终将结束了!刹那间,各种表情齐涌我的心头:是喜?是悲?是痛?是爱?是脱节?是不舍……我不知道,但是,泪已盈眶。我低俯下头,在你耳边轻声说:“鑫涛,我来了,我来了,我来了……我来送你了……”

  一位好心的护士,搬了张椅子给我,并贴心的把我的手,拉进棉被里,让我可以握住你那还有余温,却全然不能动的手。接下来三个小时,我就这样握着你的手,一瞬也不瞬的看着你,我记得,我很缄默,偶然钳口,就反复说着:“快了!鑫涛,你以后不会再痛了,不会再痛了,不会再痛了……”我一边说,眼泪又冲进眼眶,不想让人看到我的泪,我数度把头转向旁边的帘幔后头拭泪,哭什么?我不是不停希望你能早日脱节吗?

  在那三小时内,我和你的相遇,相知,和五十几年的相爱和相互搀扶,都在我眼前一一闪过。记得我拼命帮你打拼事业的时代,记得我们拍电影的时代,记得我们拍电视剧的时代,记得我们也曾数度面对事业的低谷和攻击,这些,连你的儿女都不知道……格斗,格斗,格斗……我们用了多少青春年华来格斗,终于小小有成。你曾经说你是一条只会工作的牛,直到碰到我这个织女,你才有了其它一半的生命。可是,我这个织女,今后为你的事业心,为你的结果感,为你那狂热的工作态度,努力的配合你,初期写作到手指破皮,后来打电脑到指纹磨尽。我历来未曾报怨,你给我的爱,就让我满足了。

发表评论
诚信在线声明:该文看法仅代表作者自己,与本平台无关。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